国际疫情到底何时会结束?张文宏:目前很难预测


CNN28日报道,在纽约皇后区一家医院急诊室工作的医生称,由于口罩短缺,他们两天前收到通知,一个N95口罩至少要戴5天,医院管理层为此还传授技巧如何延长口罩的使用寿命。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师助理对记者表示,医院里到处都是病人,椅子和担架都被用来安置病人,大量病人都要插管用呼吸机。

慕荣琪身着防护服的样子

“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,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,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她从业已有4年,却是第一次穿、脱防护服,“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,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‘危险’,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。”

据了解,慕荣琪系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护士,2月17日请战抗疫后便推迟了婚期,随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前往武汉抗疫,直至受援医院确诊病例清零才返回绥化,进行隔离。

↑法院判决文书(部分)截图。慕荣琪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时的工作画面

3月16日,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,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,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。想家却不能说的她,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,信中写道:

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

特朗普改口称不封锁纽约等三州部分地区:没必要

2月19日上午,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,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。仪式现场,慕荣琪看到了偷溜进来,躲在角落悄悄关注着她的未婚夫,“他舍不得我,但仍然选择尊重我、相信我。我们约定:疫情不结束,绝不走进婚礼殿堂。”

同时,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,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,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,“他们或许会同意,但妈妈身体不好,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特别担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