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甸交通部发布通告 将暂停所有商业客运航班入境


因为身在隔离点,现代快报记者请樊瑞录制了一段视频。录制前,樊瑞打趣地说道,“隔离时非专业人士理的发,形象不是很好。”镜头里的樊瑞穿着白色衣服,戴着眼镜,或许是因为面对镜头,他显得有些紧张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

14岁读少年班的杨晋柏

接种新冠疫苗的编号“005”

3月29日,接种重组新冠疫苗的第11天,樊瑞准时8点起床,记录下自己的身体状况,看新闻、学吉他、远程办公……再过3天,他将结束14天的集中隔离期。

对于日薪劳动者,每个工人将平均增加2000卢比(约189元人民币)作为额外收入。农民每人2000卢比将在4月第一周分期发放,西塔拉曼说,8690万农民将因此立即受益。

樊瑞说,等试验结束后,他想回趟江苏看看父母。这次疫情,对他触动很深,感受到了人与人,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爱。樊瑞表示,希望自己以后也多做一些公益。他还想有时间走一走湖北周边的地级市。“这次疫情很多城市对口支援湖北,来支援的医护人员离开时,我看到了当地的淳朴民风,我想以后多去看看。”

严植婵,女,汉族,1964年5月生,广东阳春人,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85年7月参加工作,中山大学政务学院行政管理专业毕业,在职研究生学历,管理学硕士,讲师。

“我现在身体情况很好”,樊瑞介绍,接种疫苗的志愿者们还组建了一个大群,现在群里已经有100多人。大家会交流身体出现的反映和变化,熟悉之后也会聊聊工作和生活,“还有人聊了之后才发现是邻居。”

政知君注意到,广西自治区政府班子中还有1位“70后”,即1973年4月出生的杨晋柏。

樊瑞是江苏泰州人,在武汉工作。原本,他订好了大年初一回家的机票,不料1月23日武汉封城,樊瑞回不去了。2月初开始,他做起了志愿者,每天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,帮助来武汉驰援的专家们运送生活物资,“看到哪里有需求我就会过去”。